新宝GG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园地

毕业季里忆旧影

[作者:葛春香 转贴自:本站 点击数:420 更新时间:2019-06-29 文章录入:admin]


有人需要交往一段时间,才能渐渐了解,而有人一见面就留下难忘的难忘。

一批学生到了大学毕业季。看着他们的消息,想起了一些当年的旧影。我今天要说的这一位就属于后者。

那个烈日炎炎的夏季,众多复习生拖着沉重的行李走进学校的大门,院子里一片熙熙攘攘。就在这一片忙碌之中,一个轻灵的影子过来了。头发潇洒飘逸,不似一般学生无心打理的样子;步履轻盈活泼,穿梭在人群的杂乱中,却像舞蹈一般。

这个人就是我们589班的刘涵枫。

当时我以为,这可能会一个特立独行的学生。然而,一旦进入教室,她竟然没有所谓性格张扬的事情,不显山不漏水。这方天地的一片安静、思考,还有朴素,她的个性没有踪影了。

一段时间里,我有些纳闷,初步的印象是假的?还是学校的纪律限制了她?

然而,很快她的与众不同就展现出来了,不过依然不是从声音、动作,或者从种种活跃。而是从试卷中,从文字里。

这小女子似乎读过一些书,而且能短时间内反映到文字中。就像“中华好诗词”的“飞花令”一节,有许多饱学之士所记诗词数量自不用说,然而瞬间提取的能力不够,于是纷纷败下阵来。他们就像茶壶里煮饺子,怎么也倒不出来。而有人比如武亦姝吧,未必记诵属于最多的,但她就像敞口过煮饺子,有多少倒多少,倾锅而下,不带丝毫凝滞。刘涵枫也是这样,班上同学中她未必读书最多,但她能在几十分钟的时间里把那些记忆倒出来,有条理的组织成文,也够令人惊艳的。

而且,不止一次。

很可惜,她的文字留下来并不多,翻文件夹发现她这一篇《俯仰之间,委境而迁》。

毕业之后,朋友圈里时不时发现她的一些消息,比如最近的两个。“你努力的样子可爱极了,像一颗闪着光小熊软糖”,挺可爱的语言吧?“走啦,偷偷想我吧”——像马上要大学毕业,演练毕业留恋的表达吧,同时还把两年时间里的留影合成一起发出来,表达出一时之间难以理清的杂乱。

于是,我问她能不能来一篇《毕业季的刘涵枫》,误以为她要毕业了。涵枫告诉我她最近建了公众号,上面有她最近的文字。

大家可以关注她的公众号——上面图片即是。通过她的文字,你可以了解这个小女子扑面的灵气啦。

 

 

俯仰之间 委境而迁

589 刘涵枫

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自芳也;与恶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自臭也。

由此观之,环境对万物的影响何其大也。

欲成赤色,则勿近黑;欲得甜橘,移之淮南;欲学齐语,置之庄岳。生活的环境不同,生命的轨迹不同,俯仰之间,委境而迁。

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”的清幽成就了刘禹锡的高洁傲岸;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明月与清风与子共适,苏轼在“细雨斜风作晓寒,淡烟疏柳媚晴滩”的宁静与祥和中,活的乐观豁达,“人间有味是清欢”;“嫩竹含新粉,红莲落故衣”王维从纷扰的官场转向幽静的田园,静看“渡头烟火起,处处采莲归”,闲适之中,他活出了生命的悠然;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,唯有谪仙人”大唐盛世,李白潇洒狂放,花间举杯,烈酒入喉,身负旷世才情,纵情山水之间,以天为盖地为庐,潇洒不羁。

漫漫黄沙的撒哈拉沙漠,留下了三毛问路的身影,坚忍之中,她化作一抹微笑的清泉;姿态万千的龙门千佛洞,留下了席慕蓉孤独的身影,乞灵之中,她化成一棵望乡的老树;阿里山日月潭边,留下了林清玄禅悟的身影,恬淡之中,他温了一壶月光下的酒。且看那南山脚下菊态幽美,洞庭湖心月辉清华,再看那赤壁山间金戈铁马,大漠暮里炊烟人家,环境相异,人生不同,俯仰之间,委境而迁。

“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”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之中,鲁迅便有了“渡尽波劫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”和“寄意寒星荃不察,我以我血荐轩辕”的硬之气。面对国人被谤、被欺、被辱、被笑,他写下了犀利的文字,如同子弹从现实的驱壳中穿脱而出。他渴望用这文字去唤醒麻痹的国人。在这殖民地半殖民地统治的土地上,鲁迅养成了那不见丝毫奴颜媚骨的性格,难能可贵。

《小王子》中有一句话:所有的大人都曾是小孩子。路遥也曾由衷感叹:曾经的热忱被一点点的消磨。生活环境改变,事物的发展也将随之改变。

“赤”与“黑”;“橘”与“枳”;“齐语”与“楚言”,委境而迁。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名字  
内容  
验证码  
看不清?点击更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