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宝GG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园地

教育的惩戒权 ≠ 教师的教鞭

[作者:超级管理员 转贴自:本站 点击数:54 更新时间:2019-07-26 文章录入:admin]

关于教育惩戒权,最近网络上声音很高。

不可否认,教育中的错误行为只要存在,教育惩戒权也就应该相应存在其实,教育惩戒权也一直存在,只不过如今只是片面的稀里糊涂的存在,存在于某些人的意识里,而不是存在于明确的法律条文里。


就以山东杨守梅老师的事例分析吧。

教育惩戒权在教育管理者那儿。

第一次处罚是五莲县二中学校办公会研究决定,第二次是五莲县教育和体育局办公会研究决定。这两个研究会实际上都有惩戒权而且行使了惩戒权,虽然这惩戒权行使的太主观太武断,只是“办公会研究”而缺乏法律或其他条文依据,但这顶多说明,他们没法可依或者有法不依或者不习惯依法而已。他们手中的惩戒权怎么规定的不知道,但是他们执行了,对老师执行了。可是有一个疑惑,不知道他们对学生有没有惩戒权,似乎没有听说对学生实施。

杨守梅老师施行了惩戒权。

可是这惩戒权似乎只是来自班规,班规算法律的哪一条呢?班规和法律是不是有的相违背呢?约定了就可以吗?比如用课本抽打学生。从对杨老师的处分来看,她这惩戒权虽然实施了,但家长不满,领导不满,处分完了也没说法律哪儿不满。

看来,只要家长不满领导不满就得处分,管你法律不法律呢?

合法了也可能处理你,不合法也可能表扬你。不是吗?杨老师之前有没有类似的惩戒呢?从班级约定来,大概有过吧?但之前就是优秀,就是表彰。其可怪也欤?由此来看,杨老师有没有惩戒权,拥有什么样的惩戒权,包括杨老师在内大家似乎都不知道。似乎不出事有成绩一切都好,出了事一切都抹杀,谁管他合法不合法!

再说就到家长了。

家长也应该是教育的主体,学龄前是,上学期间也是。家长有没有惩戒权呢?哪条法律规定了呢?不知道。家长有没有实施惩戒呢?从杨老师这件事来看,家长没有惩戒,只是保护。除了保护孩子的身体,还保护孩子的错误。

从自我教育的角度来看,孩子是不是也是教育的主体呢?

孩子自己有没有教育的惩戒权呢?哪儿有规定了?似乎只是听到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。就是有规定了,孩子自己会施行吗?不施行又怎么办?

 

从这件事来看,教育惩戒权就是一笔糊涂账。

而今,人们呼吁的也只不过是教师手中的惩戒权,在他们看来,惩戒权等于古代的教鞭。如果仅仅这么理解,那实际上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已;而且,恐怕扬起的教鞭还是落到教师自己身上。

所以,教育惩戒权不能再这么糊涂下去,必须弄明确了,最起码明确以下几个方面:

一、教育惩戒对象是谁。

惩戒对象首先是教育对象——学生。还应该有所有的教育参与者,比如教育行政部门,比如教师,比如学生监护人,甚至拥有社会舆论导向的媒体——他们也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。

二、每个教育实施者究竟拥有什么样的惩戒权和惩戒办法。

教育部门、教师、家长、孩子、媒体,必须明确自己拥有的具体惩戒权和惩戒办法,才能避免出现违规惩戒、滥施惩戒或者不惩戒或者报复惩戒的现象。

三、违规惩戒、盲目惩戒、不惩戒或者报复惩戒应该由谁惩戒怎么惩戒。

像这次杨老师错误惩戒受处分;教育部门如果滥施惩戒权,也应该惩戒;家长该实行惩戒而没惩戒,也该惩戒;舆论导向没把握好,怎么惩戒。

 

教育不仅仅是教师的责任,教师只是最直接的教育实施者罢了。这次杨老师事件,如果上级管理部门明确了惩戒权的问题,家长也明确了,即使杨老师不明确,估计也不会引起这么大的舆论漩涡。

所以,教育的惩戒权不等于教师的惩戒权,如果只是规定教师的惩戒权,那惩戒权之重绝不是老师柔弱的肩头能扛得起来的,铜陵周老师事件、五莲杨老师事件,还有许多类似事件,都是老师自己主观地扛起教育惩戒权的悲哀啊。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名字  
内容  
验证码  
看不清?点击更换